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八卦 > 正文内容

三国之无赖兵王最新章节_正文 第2380章 什么最重要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作者: 保定新闻网   来源保定新闻网    发布时间2019-05-14

    曹铄吩咐邓展,让他把凌云阁管事和望月楼管事都给请到书房。

    知道他是挑拨两边相互竞争,郭嘉也清楚留在这里没什么用处,告了个退离去。

    郭嘉离开之后没有多久,卫玉和凌云阁管事来到曹铄的书房。

    俩人进了屋,向曹铄行了个大礼,齐声招呼:“见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请你俩过来,你俩应该猜出我是要做什么。”曹铄的目光在俩人脸上扫过,对他们说道:“刚才我和丞相商量了一些事情,觉着其中有不少好处,可以拿来给凌云阁和望月楼分一分。”

    卫玉和凌云阁管事都是经商为生,只要有好处的事情,他们一概会有兴趣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曹铄特意令人去把他俩请来提起的好处。

    可见这些事情要是做的好了,绝对能够获取不少利益。

    俩人没有吭声,只是默默的看着曹铄,期盼他把话给说下去。

    曹铄接着说道:“凌云阁和望月楼都是大魏朝廷在背后站着,对于我来说,两家并没有任何区别。如今我有一些新的打算,不知你们两家是愿意各自承揽其中一部分,还是各自接手,看谁做的更好?”

    凌云阁管事老成持重,他当然希望各自承揽一部分。

    可他还没来及开口,卫玉已经说道:“我觉着凌云阁和望月楼要是各自承揽一部分,彼此没个对比,也不知道谁能做的更好。还不如我们两家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接手过来,到最后谁在哪方面做的更好,就专注于哪一方面。”

    曹铄点头:“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,只不过考虑到你们两家以后会成为竞争对手,才没直接说出口。毕竟你们都是大魏的财源,让你们形成竞争,虽然有好处,却也有不少弊端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其实不用担心。”卫玉回道:“望月楼以往曾隶属于凌云阁,在一些事情上,我们还是会选择退让。”

    卫玉当着曹铄的面说出望月楼会选择退让,让凌云阁管事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他要是再不表态,就是在曹铄的面前承认凌云阁怕了望月楼四川癫痫病哪里治的最好,以后凌云阁在曹铄心目中的地位也将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凌云阁管事接过卫玉的话茬说道:“望月楼虽然有很多年头都是凌云阁在约束,如今它却是划分了出去。好些时候,我们也没觉着望月楼在退让,反倒是感觉你们步步紧逼,什么都想要插一手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管事海涵!”卫玉躬身向凌云阁管事行了个大礼:“望月楼根基太浅,如今大魏境内很多营生都被凌云阁掌控。我们也不想抢凌云阁的生意,可是能做的事情虽然不少,却始终避不开凌云阁。”

    冷然一笑,凌云阁管事回道:“卫管事可千万不要这么说,凌云阁家大业大,根基也要比望月楼深的多。就算你们抢去了一些营生,对我们来说也算不上什么。”

    俩人在曹铄面前说话就充满了火药味,正是曹铄想要的接过。

    在凌云阁管事和卫玉争辩的时候,他只是微微笑着,听着俩人各自说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可能是觉着在曹铄面前争辩太多失了礼数,凌云阁管事向他躬身行了个大礼:“卫管事说的没错,两家各自做自己的事情,也好有个比对。以后谁在哪个方面做的更好,就交给哪一家打理,总好过现在就划分清楚。敢问陛下要我们做的营生是什么,我回去之后,立刻让人着手去办。”

    卫玉也对曹铄说道:“陛下特意把我俩找来,说是有营生要做,想必那些营生都是极赚钱的。究竟要做什么,还请陛下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你俩来见我之前,我还接见了蔡稷。”曹铄对他们说道:“我让蔡将军在大魏境内建造铁路,用不了几年,大魏境内应该就会铁路纵横,输送货物的进度也要比以往更快。你们两家有没有各自把控一段铁路,从而获取利益的打算?”

    “铁路?”刚才还在争辩的凌云阁管事和卫玉一脸茫然的相互看了一眼,几乎异口同声问道:“敢问陛下,铁路是什么样的路?”

    “就是铺设铁轨,让车辆在上面奔跑。”曹铄并不给他们多做解释:“你们不用知道它是什么样的路,等到铺设出来也就清楚了。我找你们过来,是要你们做出决定,究竟要不要各自把控一些,从事货运或者客运。”

    凌云阁和望月楼都是依靠着曹铄的奇思妙想起家。

    他说有铁路可以把控,两位总管事当然不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虽然不清楚究竟铁路是个什么玩意,俩人还连云港到哪看羊羔疯是齐声回道:“当然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铁路交给你们,不仅是要用来赚钱。”曹铄又说道:“等到前方战事紧张,你们还要承担输送兵源的职责,可都明白?”

    “大魏利益高于一切。”卫玉最先回道:“只要是望月楼把控的路段,无论什么时候,只要陛下要用,望月楼都会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我要用的时候你们需要把铁路腾出来。”曹铄说道:“各地官府、军营因为大魏利益而需要使用,你们也得鼎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放心!”凌云阁管事这一次回应的比卫玉更快:“赚钱和大魏的利益比较起来,还是后者更为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能有这样的认知当然再好不过。”曹铄说道:“没有大魏,就没有稳固的天下。天下不能稳固,依附于大魏的凌云阁和望月楼当然不可能有更好的壮大时机。我给了你们机会,希望你们能够把握住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凌云阁管事最想知道的,还是铁路究竟什么时候能够投入使用,他向曹铄问道:“敢问铁路何时才能竣工?”

    “铁路还早,不过另外还有其他的事情,你们倒是可以先一步下手去办。”曹铄说道:“在说那两件事之前,我有句话想要问你们。对于百姓来说,什么才是最重要的?”

    “活着。”经历过战乱,凌云阁管事和卫玉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曹铄嘴角浮起笑容,点了点头说道:“你们说的没错,对于百姓来说,活着才是最重要的。你们再告诉我,活着,最重要的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衣食住行。”卫玉先回道:“百姓最关心的就是能不能吃饱穿暖,出门行路能否顺畅,住的房子能不能遮风避雨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些都是在物资特别匮乏的时候,百姓们没有更高需求时的念头。”曹铄说道:“衣食住行对百姓来说,确实是最重要的。我要让你们做的,就是把百姓的衣食住行都给掌控在手中。”

    错愕的看着曹铄,凌云阁管事说道:“早先陛下曾把土地分派给百姓,让他们建造农场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建造农场的百姓如今是越来越多,我当然不会让你们选择去耕种土地。”曹铄说道:“我要你们垄断他们的粮食输出,以比市场价更高的价钱收购粮食,然后再送到商超出售给百姓。”

   &nbs石家庄看癫痫的医院哪好p;“商超?”凌云阁管事和卫玉再次听到了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名词,俩人又一次彼此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就是商场和超级市场。”曹铄说道:“如今各地城内,百姓购买货物只能到商铺。我认为把这些商铺集中到一两处占地宽阔的地方,在那里建造商场和超级市场,能够更加方便的促进百姓采办货物。而且新颖的购买方式,会促进百姓花费钱财的欲念。只要他们肯把手里的钱给花费出去,凌云阁和望月楼就可以赚取更多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是。”卫玉先是应了,随后向曹铄问道:“敢问陛下,什么是商场,什么又是超级市场?”

    曹铄说道:“所谓商场,就是把很多商铺集中在一起,有着统一的管理。但凡在这里购买到了假货或者是劣质的货物,购买者都能找到说理的地方。要是商铺的经营者在这里遇见市井无赖,也有商场对付那些人,让他们更加放心的经营。无论对于购买者还是本分经营的商户,商场都能给他们提供最好的依靠。只要进入商场,商户可以放心经营,再不用担心被市井无赖骚扰,而百姓也不用担心被不良商人欺骗,虽然价钱会贵一些,更多的人还是会选择那里采办货物。”

    凌云阁和望月楼都有大魏朝廷做为靠山,以往也曾有些市井泼皮到他们那里闹事,或者是想从他们两家收取所谓的保护费,却被两家豢养的护卫打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有些脾气硬不知道死活的泼皮,被护卫打了以后,还纠结人手前去闹事,下场当然不用多说。

    情节轻的,挨打之后还被官府抓进监牢。那些情节重的,甚至有伤人念头的,先是被护卫打到半死,然后又被官府抓起来送到街市口砍了脑袋。

    同样的事情一而再的发生,市井泼皮也都知道他们两家的厉害,凌云阁和望月楼已经成了令泼皮无赖望而却步的地方。

    无论多么蛮横不讲理的人,到了凌云阁和望月楼,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窝着尾巴做人。

    由他们两家成立商场,把商户集中到那里经营,泼皮无赖再也不敢去闹事,对于很多本分经营的商户来说,确实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曹铄提出这样的经营理念,凌云阁管事和卫玉当然认同。

    卫玉又问了一句:“敢问陛下,什么叫做超市?”

    “超市其实就是超级市场。”曹铄说道:“去那里选购货物,不用先把钱付了。都是选购了货品,临到离开的时候再付钱。这样一来,更方便百姓选癫痫病如何治购,很多人也会选择到那里购买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让人先拿了东西,临离开的时候再给钱。”凌云阁管事微微皱起眉头,不太放心的对曹铄说道:“要是那么做的话,很容易被偷窃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过,大魏境内绝对不允许偷窃行为。”曹铄说道:“但凡偷窃者送官查办。无论再怎样贪图小利的人,在那样的情况下,也是不可能从超市窃取商品。只不过你们要懂得,有些人不过是一时贪念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,交给官府以后也不要太为难。至于那些想着要以去超市偷窃为生的,官府自会严惩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意思,我俩大概是明白了。”凌云阁管事回道:“等到回去,凌云阁就会筹办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我说的再详尽一些?”凌云阁管事和卫玉都是擅长经营的人物,很多事情只要点拨一下,他们也就明白,可曹铄还是故意这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凌云阁管事回道:“不过卫总管事有没有听明白,我就不敢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已经说的再清楚不过。”卫玉微微一笑:“我怎么可能不明白。建造商场和超市,要筹办的事情太多,总不能什么都向陛下问明白了。要是陛下把细节都给我们说的明白,以后又怎么可能知道凌云阁和望月楼谁家做的更强?”

    曹铄点头:“我确实没想过要把所有的细节都给你们说明白。商场和超市只是我在百姓购物方面的预想。至于如何购置货物,采办怎么样的货物用来销售,这些都得你们自己做出决定。”

    凌云阁管事和卫玉一同应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除了这些事情,就再没有其他。”操守又对俩人说道:“接下来,我还有让你们垄断衣食住行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陛下,还有什么吩咐?”从没见曹铄一次给他们安排这么多事情,凌云阁管事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垄断粮食,兴建商场和超市,只是构想中的一件事。”曹铄说道:“我最近要下达一道旨意,百姓只要有能力,也可以购买马车,用来行路。你们两家可以在马车上动动念头,通过把马车贩卖给百姓,从中赚取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马车向来都是贵胄才能乘用。”凌云阁管事错愕的问道:“要是百姓也乘用马车,岂不是乱了尊卑?”</div>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  • <

栏目热点

站点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