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 > 正文内容

网游代练:帮人“练号”日点击鼠标约5万次 国内业界

作者: 保定新闻网   来源保定新闻网    发布时间2018-09-14

   网络游戏中,一个个呼风唤雨的高级账号背后,是玩家无数时间和金钱的投入。但对于那些没时间练级又想拥有高级装备的人来说,只能花钱找人帮自己“练号”,这就给“网游代练”提供了饭碗。

  其实,“代练”并不是个新兴职业。早在2003年,中国就有了专门的网游代练工作室,很多对游戏痴迷的年轻人,成为网络江湖的先行者。如今,代练分工已相当细化,全国游戏代练从业人数已达上百万。

  游戏代练员不分昼夜奋斗在网游战线,帮雇主的账号争取更高的等级和装备。然而,当游戏变成工作,屏幕里那些蹦跳的数字、升级的装备却渐渐丧失了原本的乐趣。

  小程在太原市小店区某闹市繁华的街巷深处租了间不到200平方米的公寓。买了设备,招了人,代练的买卖就这样干了起来。这些代练,无一例外是年轻面孔,一个个眼睛死死地盯着显示器,键盘和鼠标的声音此起彼伏……

  “我再睡会儿,11点准时上线”

  记者日前联系上小程时,他正在代练游戏《大话西游2》里的一个人物。“稍等会儿联系好吗,我凌晨5点刚睡下,不过11点会准时上线!”记者拨通小程的电话时,是上午9点,可电话那头的小程听上去却睡意正浓。后来,他向记者解释:“昨天一个顾客着急,赶着凌晨5点前做了个急活儿。”

  除了是工作室的老板,27岁的小程还有一份“正式”工作:程序编写员,供职于一家中等规模的编程公司。白天上班,晚上帮人代练。

  小程习惯于把“工作室”称作“公司”。这间隐匿在住宅区的200平方米不到的公寓就是“公司”的阵地。为了找这么一个“合适”的地方,小程托付了朋友,朋友廊坊市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在哪里又找了朋友。“办公室”里只有电脑,15名代练员不分白天黑夜地在这里持续杀怪升级,电脑因此需要24小时开机。

  为了保证随时有人在线,小程把15个人分了两组,白天一组,晚上一组。早晨8点到下午7点,晚上8点到早晨7点,每周倒班一次。他会根据代练者的技术,规定每天要打出多少个游戏币才算完成任务。如果提前完成任务,代练者就可以结束工作。如果是帮客户账号升级的,则要在约定时间内完成客户想要的级别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就是小程现在做的,自己注册一个游戏账号,打怪升级到高级别后联号出售。

  昨晚下班回来,小程接到雇主打来的电话,“是单急活儿!”他一屁股坐在电脑前,连晚饭也没吃。今早一起床,小程照例把自己手头的号码登录。半个小时之后,他收到了昨晚雇主通过第三方交易平台打来的“工钱”——140元。

  每四五个月用坏一个鼠标

  每天,充斥在代练员耳边的,除了电脑机箱发出的蜂鸣,就是耳机里怪物被杀时的惨叫。小程说,他们只有在上厕所的时候会站起来走走,戴着耳机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外面天黑或者下雨。因为,他们每个人都有规定的任务,只有每天完成指定的“工作量”,月底才能拿到工钱。

  在代练工作室的15名代练员中,王鹏(化名)是年龄最小的一个,今年19岁,他是从大三的假期开始接触游戏代练的。“刚开始觉得反正是玩,还能挣钱,何乐而不为呢。”整个假期,王鹏白天恶补作业,每天下午5点上线,整宿守着电脑,晚上奋战到凌晨3点。开学前,他数了数挣来的钱,“还不错,有900多块。”

  王鹏的工作就是砍杀游戏里的怪物,获取经验、装备和游戏币。两个小时,他能打出300万游戏币,在网上大概能卖10块钱。砍杀怪物,代练员需要保持一个如何治疗癫痫病姿势,不停点击鼠标。王鹏没计算过一天需要点击多少次,但他的鼠标每四五个月就得更换一次。按照一个鼠标的平均使用寿命500万次计算,王鹏每天的点击次数约为50000次。

  在王鹏看来,有份工作“换口饭”总比窝在家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强。以前他为了找工作四处奔波,简历投了很多,面试也参加了不少,最后都不了了之。类似的遭遇,工作室其他代练员也都遇到过,这也是他们转行干门槛较低的网游代练的主要原因。

  15人中,从业时间最长的是小程,他和网游结缘也是大学的时候,“那会儿就想给女朋友买个情人节礼物,又不好意思问家里要,练了两个月,挣了两千多块钱。”虽然连续熬夜让小程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从170斤瘦到140斤,但他表示“当时还是挺欣慰的。”

  高薪留不住代练员

  工作室开张前,小程曾抱着“把喜好当事业干”的决心,发誓要在这一行干出个名堂。为租房子,他还狠心拿出了前些年攒下的“老婆本儿”,目前一共投入七八万元。

  虚拟世界,诚信最被买家看重。“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十几个单,靠的就是玩家的口口相传。五六名代练员从早上坐到晚上,饭也顾不上吃。”生意兴隆让小程高兴了一阵子,可很快,这种兴奋就转变为苦恼。

  “代练员们撂挑子。”小程说完,重重地舒了口气。工作室开办两个月,最初招聘的代练员就开始陆续打来辞职报告。辞职的理由很统一:太累。小程也曾试图以涨工资来挽留,但结果无济于事。

  小程坦言,代练员的工作时间一般在10多个小时,有时业务紧张,通宵达旦地干也是常事。尽管做代练的都是些年轻人,但“时间一长,还是会吃不消。”

  这样一来,“招聘”就成了工作室的常态。记者在网上癫痫病人吃什么药品找到小程发布的招聘简章,招聘条件从开始的“掌握基本网络游戏操作技能”到现在“会点击鼠标就行”,并打出了月收入3000元以上的口号。小程说,来应聘的,大都是一些学生或者社会闲散人员,“兴致勃勃地来,可干不了几个月就都撤了。”

  “代练真是个体力活,像我这个年纪已经开始吃不消了。”小程有些无奈地说。由于长期作息不规律,体力透支,现在自己的肩膀、手臂和颈椎时常疼痛,并发出嘣嘣的响声。“做我们这一行,在游戏里的时间要比在现实生活中的时间多,很多时候很难马上从虚拟的游戏中解脱出来,有一次我妈叫我吃饭,我径直去了厕所。”

  有一次,一位40多岁的网民来应聘代练员,小程毅然决然地回绝了。“说实话,代练就是个青春饭,很多时候,他愿意做,我也不敢让他冒险。”而王鹏在采访中也向记者透露,他觉得代练不是长久之计,所以,目前正在找其他工作。他和小程说过自己的想法,“他没有阻拦。”

  “玩游戏不是长久之计”

  采访中,小程反复和记者强调自己的工作室制度还算规范,“跟一个售货员,或服务员相比,只不过多了俩小时的工作时间,都是出卖自己的劳动而已。”可当记者问到他有没有打算一直把代练做下去的时候,他犹豫地说了句“做到自己不想做那天为止吧。”

  小程的担忧是显而易见的。因为在我国,游戏代练虽然养活着不少人,但却因为诸多不确定因素,始终处在介乎法律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。青少年沉迷网游,部分玩家无节制放纵自己的网瘾,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。游戏代练从没被人们当做一个正常职业来看待。即使在小程自己看来,也并没有把游戏代练当成全职工作,甚至代练员们也都会这样想,“招不到代练员就是最好的说明。”

  此外,几年来越来越多的职业代唐山羊羔疯早期如何治疗练涌入市场,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玩家需求降低,游戏代练的买卖并不好做。小程说,如今一个月的收入只有1万多块,“刨去房租、水电和工资,所剩无几,勉强支撑。”与此同时,一位淘宝网从事游戏代练的卖家表示,从业3年时间里,业务量一年不如一年,“过去两个月能接300多单,代练员的工资在4000多元,而现在,能发2500元就算不错的了。”

  长期接触下来,小程已经把王鹏当自己的弟弟看待,谈到王鹏,小程最后说了这样一段话:“玩游戏不是长久之计,我希望他有自己的计划。比如学个游戏开发、编程什么的也不错。”

  网游代练

  网游代练行内叫“人挂”,就是被个人或者公司花钱聘请,替他们在网络游戏中提升角色级别或者获取顶级装备。早期“人挂”多是喜欢玩游戏、又没时间的人聘请的代练,以便在游戏中顺利过关。随着游戏等级、“武器”可以网上交易,变成商品,越来越多的公司、网络工作室开始集中雇用“人挂”,将其变成“赚钱机器”。

  2007年4月15日,国家8部委正式颁发推行《网游防沉迷系统》,将超过5小时游戏时间后的所谓“不健康”游戏经验值及收益计为0。与此同时,一种新行当——网游代练应运而生,成为时下很多年轻人谋生的另类方式。网络代练的从业人员往往是在校大学生或青少年,他们长时间以身体健康为代价进行工作,“政府是否应该取缔”成为一时争议很大的话题。而另一方面,网游代练为虚拟物品交易市场提供大量产品,扩充了网游产业链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栏目热点